广东红木家具网

学习沉香不要过度参考古籍

很多香友在玩香的时候喜欢参考古籍记载,甚至有一部分没有接触过沉香的香友通过古籍记载的沉香就去匹配一些完全跟沉香无关的木种回去以后当成珍贵的奇楠品闻甚至内服。连沉香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研究奇楠这是比较可怕的,甚至会误导身边的很多人跟着一起玩不对的东西。古籍记载确实为我们今天的玩香带来了价值巨大的参考意义,但是一定是有了足够玩香经验以后再参考古籍内容进行学习。

达拉干原材料

也许这篇文章会引起一部分争议,在这里梁辰也仅仅是发表个人看法欢迎香届各位前辈指正,近期有一个香友拿着广西“虎斑棋”一口咬定是“海南虎斑棋”并引据经典加以辅证自己的论点。从香韵上确实很不错,但是材料来源渠道由于我们很清楚是从哪里的得来的从渠道上可以直接确定广西材料。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感慨。

达拉干手串

我们后人玩香会根据材料特点、香韵、形态卡位古籍中的描述。并不足以确定。陈让在《海外逸说》中提到的“伽南与沈香并生。沈香质坚,雕剔之如刀刮竹,伽南质软,指刻之如锥画沙。味辣有脂,嚼之粘牙。上者曰莺歌绿,色如莺毛,最为难得;次曰兰花结,色嫩绿而黑;又次曰金丝结,色微黄;再次曰糖结,黄色是者也;下曰铁结,色黑而微坚,皆个有膏腻。”这一段文字的描述到底是描述的海南香还是东南亚香材?没有人能具体站出来说可以证明对吗?况且陈让的《海外逸说》写于1495年,所处明朝,从宋元时期就有进口沉香的记载,到了明代更加盛行,所以我们可以参考古籍但是不能作为标准。

沉水金三角材料

如果要真正地修习香道文化确实不简单,在香道文化领域上来说台湾的香道文化其实是要求很严谨的,日本香道文化更是如此。只是在电子手炉出现之前,能够起炉闻香,而且温度把握精准的人有几个呢?以前的材料商去产区进货,一支火机走天涯,一瓶海水论浮沉,但是在手炉的出现之后的今天,人们对香道文化的追求,开始有了新的定义,因为温度掌控的自如,解决了很多人对香韵和香品的定位,这绝对是科技拯救了文化,我个人认为不要纠结于老一辈藏家的香品定位,因为我们有一段无法弥补的香文化断层,无论是什么沉香材料韵和气的定位才是根本,抛开各种高大上的名称定义,各位香友必要以韵为先以味为主才不会错漏。

赞(0) 打赏
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红木家具网 » 学习沉香不要过度参考古籍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