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红木家具网

文玩,贵在有文

所谓文玩,指的是文房四宝及其衍生出来的各种文房器玩。据《文献通考》记载,宋朝专门设立了制造小件器玩的机构——文思院,“掌造金银犀玉工巧之物,金彩绘素装钿之饰,以供舆辇、册宝、法物及凡器服之用。”既包括金银珠玉,也有铜铁竹木杂料等器物的制造。

文玩最初作为书桌案几之玩用,大不盈尺,小不足寸,既可供设于案上,又可把玩于掌中,可远观,亦可近取。体量以主人的把玩之手为尺度,工艺以刻、雕、镂、塑为手段,蕴含着中国传统的书画的审美情操。文玩因文而可玩,明清匠人们大都是适应文人的审美情趣而奏刀操觚的,有的直接出自文人的创意,结合了文人的巧思设计、承载了文人的燕闲雅趣、寄托了文人的性灵观照。

虽然说文玩都是“小器”,但是在制作上也都是穷工极巧、精雕细琢。明季高士有云:“天下诸般雅艺,无非逸人玩家所治,纵然雕虫小技,若非渊然深秀者曷能办之。”逸人造逸品,不惟国画中有能品、妙品、神品、逸品之分,文玩中也有能品,妙品,神品、逸品之别。观文玩之工艺,若形象生动,能工巧匠为之,谓能品。若妙手偶得,巧夺天工得之,谓妙品。若鬼斧神工、浑然天成之赞誉者,谓神品,惟高格绝俗,玩之令人开窍灵府者,方为逸品。

苏东坡讲,“君子可以寓意于物,而不可以留意于物”现代越来越多的人追捧古代文玩雅物,文玩价格也扶摇直上,却对文玩陶冶身心之功视而不见,实乃买椟还珠。文玩,贵在有文,今人尚玩,不解文道,惟求摆弄珍奇,附庸风雅,实叹可惜。

其实,一件件精美的文玩,必须是文人精神的“物化”,经由岁月的裹洗,与主人息息相通,文玩往往不独立存在,而是经常结合于书画、茗茶、品香等活动中,为生活添一分赏玩之趣。体验文化,提升品位,涵养身性,有类烟云供养之效。

文玩就是一种生活方式,通过把玩一样可以承载岁月的东西,去记录下岁月流淌的痕迹,在把玩的时间里,去思考,去感悟,让性格和心性都能得到沉淀与滋养,让人淡定、谦虚,远离贪婪、嗔怒和痴迷。

赞(0) 打赏
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红木家具网 » 文玩,贵在有文
分享到: 更多 (0)